a6娱乐平台 > 凰妻倾世 > 第204章 害羞

第204章 害羞

        裴珩没反驳,他就不在意这事,回头叫人问问6明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怎么样,也是二婚了,不能太挑剔。

        6家不至于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心里有数了,这事情,6家肯定是会点头的,回头就看是许家如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看许梦蝶对这事有多坚决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果然留在了裴珩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晋,饮食已经是展的极好了。基本上,宁芝的上辈子参考古代饮食,是不如大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总有两种东西,是饮食展的再好,人们也会沿袭的饮食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是烤肉,一种是火锅。

        烤肉么,人类还是采集打猎时候就有了。火锅的话,是做菜的技术还不纯熟的时候,简单方便美味的吃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裴珩府上就预备了火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现代的火锅,这里的更讲究,更精细。甚至调味料也丝毫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毕竟是古代,运输不达,如今他们身在南方,海鲜不缺,可属于北方的食物就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两个人用,两个人都吃的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长个,裴珩么,壮小伙子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竟也将桌上的东西都吃了个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能吃。”裴珩看宁芝,故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时候,有点像是初中男生故意抓了前桌小妹妹的辫子。叫人家疼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是因为喜欢,不懂得如何表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小姑娘却会因此生气,觉得他很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宁芝毕竟不算个……真的小姑娘嘛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宁芝轻轻揉揉肚子:“其实我还可以吃一点的,但是我觉得不能吃了,长身体是好的,可是吃成胖子了的话,殿下会不喜欢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潜台词,现在殿下很喜欢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神真挚的看裴珩,隐约还有一种求表扬的意思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直看的裴珩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无语的要命,他再是想逗逗未婚妻,也不能说我现在也嫌弃你吧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虽然说离开了左洲,回来临京,两个人似乎都像是小了几岁,可是到底是经历过事情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熊一下可以,接连熊……自己也羞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吃真的就要肥了。”裴珩看着她,给她将茶水推过去:“喝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芝挑眉,她似乎看见了裴珩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殿下真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晚膳都吃了,自然是要回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冬日里,天黑的很早,这会子早就黑的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月初,月亮不够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起身,叫人伺候宁芝穿好斗篷,就要亲自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并不意外,这深夜里的,要是裴珩不亲自送,才是怪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坐马车,裴珩便叫自己的马跟着,他也跟着坐马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里,宁芝道:“德妃娘娘的侄女看着不错,德妃娘娘的意思是想叫宁蕴看看。宁蕴还在守孝,还得两年才能出孝期。不过,要是合适,两家先这么私底下定了也好。这林家,殿下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珩皱眉:“林家,门第太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算什么,是找媳妇,又不是找什么呢。只要人品好就成。倒是不曾听闻林家什么坏的。”宁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嗯了一声,事实上,他和宁芝一样。没有关注过林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不起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德妃的娘家,可是德妃的能量就很是有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至少在裴珩这样的皇子面前,一个无子嗣,无家族,更已经不再伺候陛下的德妃……实在是没太多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压根不值得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急,这事我说了是不算的。”宁芝笑了笑,往裴珩身上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现在,很容易就有这样的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 亲密,却也不过火。裴珩也越来越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看着小未婚妻靠过来,一股淡淡的清香就好奇:“怎么没有锅子味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芝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在你那里更衣的时候擦过了啊!我要是带着一身火锅味儿还能靠近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直男二殿下好……可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到了禄国公府外头,宁蕴就已经候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裴珩下车,就过来给裴珩见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珩叫了一声起,回身扶着宁芝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冷,还等我做什么。”宁芝笑着嗔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回家有人等的感觉是真的很好。这一点,换了下人来等着,是绝对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蕴没有回答这句,只是道:“太爷爷也等,是我劝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则礼自打去年被宁苇的事打击了一次之后,身子就一直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苗先生的调理,可是毕竟也年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平均年龄不足五十岁的大晋,古稀之年的宁则礼很是高龄了。(你说皇帝?那是个bug!!)

        裴珩没有要进去的意思,送好了宁芝,便要折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便瞧着他道:“不然殿下还是坐马车回去?明日白天再叫人送来马车好了。太冷了,骑马会很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珩勾唇,摇头:“不必了,很快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知道芝芝好意的,但是这样的事,他不好意思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宁芝不坚持,便看着他上马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和宁蕴进了府里,前院里,见了宁则礼,宁芝就把今日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那林婉清倒是挺好,不过蕴儿还不急在一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还没嫁出去。成日里就想给我做媒了!”宁蕴脸红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就说姑奶奶那边说了几家,这又来一家!

        宁芝不理他,只是看宁则礼:“这林家家风如何,我不知道,不过应该不是什么有野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则礼摸着胡子:“林家倒是家风正。不过这事,还是要看蕴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这是太孙子,也得宁渊和宋氏点头,宁蕴的母亲卢氏也得满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则礼是能做主,但是也不好独断。婚姻大事,毕竟是一辈子的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嫡妻娶的不好,总归是祸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蕴实在不能在宁则礼跟前说什么守孝的话刺激他老人家。不过还是道:“急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急,那姑娘这几日会找我来玩儿,到时候见一面,你要是喜欢再说,你不喜欢,万事皆休。”宁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蕴一下子就脸红了,丢下一句不早了我先回去歇着了,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芝轻轻叹气:“难得见他这么害羞。”

  http://www.bsxwf.com.cn/book/32853/2284943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sxwf.com.cn。a6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.com
四川福利彩票快乐12 盛通秒速飞艇 新疆喜乐彩中奖规则 秒速赛车外挂 单双四肖中特
街头篮球视频 阳光城金巴黎怎么样 足彩胜负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老凤凰彩票平台
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 安徽干部教育在线app 内蒙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马牌cc6 江西11选5官网
名门彩票下载 山西彩票快乐十分开奖 湖北30选5官网公告 秒速赛车历史记录 11选5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