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6娱乐平台 > 名门隐婚:枭爷娇宠妻 > 654 满月酒,人民公敌(有奖问答)

654 满月酒,人民公敌(有奖问答)

        苏侯再一次见到温言笙,还是在孟小六的满月酒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华灼那边戏份刚好杀青回到盛都,因为是孟绍酉的儿子满月,部队里的战友也前来道贺,汪灵犀也趁机给自己放了假,一群人倒是难得聚得这么齐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绍酉和孟浴风结婚就很低调,满月酒也没大张旗鼓,在盛都最好的酒楼包了一个花厅,请的也都是特别熟的亲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九霄一家四口,刚刚到花厅门口,就听到岳清和那嘹亮的嗓门,正在呵斥元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风华,我警告你,你再翘着腿,我就打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进门,就看到元满正翘着腿坐在凳子上,她长得简直像个缩小版的弥勒佛,那小腿上的肉还一颤一颤的,看得倒是莫名有喜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不放下来!你穿着裙子啊!”岳清和明显在忍着怒意,“我是不是早就告诉过你,穿裙子的时候,不能翘着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穿裤子可以吗?”元满神情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岳清和当即否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元满将腿放下,直接岔开坐,那分明就是大佬的坐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岳清和看得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久久!”元满一看到叶久久过来,跳起来就朝她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动作倒是相当灵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华灼看着岳清和一副快崩溃的模样,倒是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元满虽然胖了一些,不过很灵活,和岳老大一样,是个灵活的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姐妹俩,一碰面,就和火星撞地球,一点就炸,加上小倾犀还爱粘着叶久久,这三个丫头,碰到一起,简直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较这边的热闹,另一边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包子和小白已经过了嬉皮玩闹的年纪,这两人正坐在一边,玩着跳棋,这高手过招,安静得吓人,感觉边上的气压都低了好几度,这男孩都是比较大的,所以叶久久他们也不敢过去招惹他们,就在另一边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宝则拉着小凳子,坐在一边观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两人下累了,还负责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女孩子那边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苏侯到了华花厅,见到这情形,更加坚定了以后要生儿子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就喜静,要是生个那么“活泼”的女儿,他估计会疯掉,让他想到,以前安安在他半山别墅的时候,和小包子两个人大晚上模仿小猪佩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,他又回到了被小猪佩奇支配的恐惧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二叔!”叶久久看到苏侯,就直接撞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侯笑着将她抱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二叔了,二叔最近都没去我家玩,二叔是不是不想我!”叶久久这丫头惯会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二叔比较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想二叔啊,想得心都疼了。”叶久久捂着小心脏,倒是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侯闷笑,“那二叔以后常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久久也不知遗传了谁,和你好的时候,能把你哄得团团转,这不好的时候,一个眼神都不带给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二叔带你去看弟弟!”苏侯抱着叶久久往后面走。

        **

        孟小六算是比较乖巧的孩子,基本上只要哭了,要不就是饿了,要不就是饿了,平时谁抱都不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绍酉打趣说,他这么心大,要是以后被陌生人抱走了,都不嚎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得孟浴风差点没打他,这乌鸦嘴说什么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久久看到孟小六,倒是趴在床边,看了好久,才没忍住伸出小手戳了戳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——”孟小六身子扭动着,咿咿呀呀,倒是流了一嘴的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姐姐给你擦擦!”叶久久以前经常哄着小倾犀玩,做个姐姐,倒是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岳清和站在一边上,倒是叹了口气,“嫂子,你家久久真是懂事,这要是我们家元满看到了,估计只会嫌弃得说一句脏死了,还擦口水?做梦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叶久久接下来冷不丁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会走路,姐姐带你去挖泥鳅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进屋的陆淮,整个人的脸,瞬间就黑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丫头和泥鳅有仇是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陆淮一块进来的,还是汪延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空一道雷,你们最爱的汪娇娇出现啦!”汪延年这话一出,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冷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出去一下!”苏侯干咳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,你怎么走了?”叶久久撅着嘴,一脸狐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我忍不住会打死他。”苏侯在南城已经快被这小子搞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出现,没有一天是消停的,温言笙还说他是开心果?

        呵——开心果?他这不是人来疯嘛!

        汪延年一出现,这房间的人瞬间出去一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,怎么回事?怎么我一来,都走了!”汪延年一愣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云琛,“要是留下来,你可能活不过今晚,你自己瞅瞅,你和他们谁没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延年扯了扯头发,还是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侯倒是促狭得看着跟自己出来的一群人,“怎么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九霄,“害怕,躲清静。”汪延年这种脑残粉,还是少一些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就送了你一尊金身塑像吗?”屋里都是女的,孟绍酉也跟着出来,正好要招呼客人,当时他在家里挖掘出那尊雕像的时候整个人都凌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今年过生日,那小子送了我什么么?”叶九霄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年生日不就是在家过的?”西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几个人都没结婚,但凡有人结婚,都会出来小聚,这结婚之后,都回归家庭,散生日都是在家和家人一起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家伙送了我一个蛋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挺好的吗?”陆淮站在一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好的,可是那蛋糕上的图案是我的照片。”叶九霄面无表情,“然后我就看到我那张脸被人分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倒是没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侯,你是不是快过生日了?”西门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苏侯每年生日,他们都记得,这以前身子不好,生日是过一次少一次,所以苏侯的生日,大家一次都没落下,也就他去邺城养病那两年,没在一起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次的生日可得好好办一下。”是他身体恢复之后,第一个生日,很难得!

        苏侯应了一声,又把话题绕到了汪延年身上,“我是在南城被那小子搞得彻底烦了,嘴巴嘚吧不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淮,“不仅话多,还喜欢听墙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冷哼,“不仅喜欢听墙角,还喜欢挖墙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一出,苏侯立刻点头附和,汪娇娇和岳清和、温言笙关系都不错,虽说只是朋友,不过这小子好像对朋友之间的界限并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绍酉倒是耸了耸肩,“他和我媳妇儿还传过绯闻,上了热搜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,这汪娇娇果然是人民公敌。

        **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汪延年在屋里,从随身携带的包里,翻出一沓红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呐,这个是我爸妈的红包,我大伯的,我大伯母的,我爷爷的,我隔壁三哥的,我……”汪娇娇居然一口气拿出了不下于三十个红包,看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汪家基本都是当兵的,和孟绍酉熟悉的不在少数,全部都把红包塞给汪延年一起送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这份是我的!”汪延年倒是延续了自己一贯送礼物的风格,不是金就是玉,这回送的是生肖玉,光泽水润,剔透清亮,一看也是上等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孟浴风笑着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忽然被人叩响,几个人转过头,倒是非常意外,她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庄允之,你怎么在这里,你说你是不是跟踪我过来的!”汪延年一看到她,当时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允之看了他一眼,轻轻吐出两个字,“智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!”庄允之不去看她,倒是将手中的便利袋放在了靠近门口的桌上,“孟夫人,恭喜,我爸和几个哥哥过不来,所以我作为代表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孟浴风并不认识她,估计是孟绍酉那边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庄小姐,好巧。”顾华灼看到她倒是挺开心的,“浴风,这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过那个,校庆那天救了我那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浴风眯着眼睛打量着庄允之,娇娇的前女友?

        汪延年就站在她边上,她戳了戳他的胳膊,“小姑娘挺好的,你怎么就把人给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——应该这么说,我当年怎么眼瞎就看上她了?一失足成千古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搞得在南城被人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汪家的小员外啊,南城可是他的地盘,他到哪儿不是横着走,现在可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特么只要收到风声,说她几个哥哥回来,他哪次不是抱头鼠窜,东躲西藏,他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先出去。”庄允之和他们毕竟不熟,礼物送到了,就打算出去,吃了满月酒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汪延年的位置靠近门口,他想起之前在医院,这女人居然将自己压在了墙上,还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屈辱,他咬了咬牙,就在她要出门之际,忽然伸了只脚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娇娇!”汪灵犀坐在一边,一直没说话,此刻看到他这个动作,当即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汪延年再想抽回脚已经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以为能让庄允之吃点亏,却不曾想,庄允之居然一脚踩了上去!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你没看错,她直接碾压过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汪延年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延年,你是不是有病,干嘛把脚送到我脚下!”庄允之轻哼,仍旧是一副看智障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汪延年疼得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允之,我去你大爷!

        **

        庄允之出去的时候,恰好看到温言笙和一个老者走进来,倒是上前打了招呼,“温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允之?你怎么在这儿?”温言笙能在这里看到她,倒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替我父兄来的,你的伤怎么样?”庄允之始终觉得温言笙受伤,她需要负绝大部分责任,一直心存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针线早就拆了,已经痊愈了。”温言笙抿嘴笑着,目光却始终在逡巡苏侯所在的位置,“不好意思,我先失陪,外公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啦,知道你和那小子许久没见了,去吧去吧!”方老挥了挥手,真是女大不中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!”温言笙带着小跑,直接扑进了苏侯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惹得边上的叶九霄几人笑出了声,果然年轻就是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你过来一下!”温言笙神秘兮兮的拉着他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人家小两口要亲热吧。”西门咋舌,“还是热恋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侯被温言笙扯到一边,她就从包中拿出一个纸袋塞给他,“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生日你不来?”苏侯第一反应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就是想提前把礼物送给你。”温言笙眉眼染笑,“要不要看看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侯打开纸袋,瞳孔微微放大,手指颤了两下,“温言笙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言笙压低声音,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!”苏侯哂笑,“我怕你爸会拿着手术刀追杀我!”他攥紧手中的礼物,只觉得心头滚烫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咳咳,我是有奖问答君,这次的有奖问答,题目就是笙笙到底送了什么礼物给侯爷,让他既高兴,却又怕被岳父手刃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a、酒店房卡【好吧,这个有很强的暗示味道】

        b、户口本

        c、她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这里三个选项,你们猜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回的答案真的在选项里(~ ̄▽ ̄)~

        老规矩,回答问题都有15xxb的奖励,时间是明天一更之前哈(^_?)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月票神马的,你们懂的(*^▽^*)

    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http://www.bsxwf.com.cn/book/25025/2312554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sxwf.com.cn。a6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.com
山西快乐十分钟 极速快3是正规的嘛 2码中特免费 免费江西时时彩软件 安微十一选五开奖结果
内蒙古十一选五走试图 极速快3单双 甘肃快三计划 凤凰娱乐 幸运28走势图
乐享彩票 七星直播 精准三肖中特 足球单场网页计划 快乐双彩玩法说明
新疆风采18选7走势图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黑龙江36选7预测 江苏快3打豹子技巧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